中新网评“搬到台面上”的这股歧视亚裔风潮何时消退

2021年1月31日 by 没有评论

中新网11月27日电 题:“搬到台面上”的这股歧视亚裔风潮何时消退?

美国大选终于迎来了结果,但并不意味着美国已经找到各种难题的解决方案。比如种族歧视问题。当前美国疫情仍在蔓延,社交媒体上针对亚裔的情绪宣泄依然不时可见,亚裔依然遭受着或者赤裸裸或者隐性的偏见与歧视的困扰,深陷在无力与无助的谷底……

那些歧视个案历历在目:亚裔一家四口在购买食品时被刺伤,米其林星级华人餐馆被喷上种族歧视涂鸦,亚裔女性在自家门口被不明身份男子泼酸液,亚裔男子乘地铁遭到袭击,亚裔小孩在学校里被嘲讽羞辱为“病毒”,来自亚洲国家的留学生因出门戴口罩被喝斥,亚裔医护一边抗击新冠病毒一边遭受种族歧视……因为血统长相而遭遇种种形式的攻击,是亚裔群体2020年最无法磨灭的伤痛。长期陷于种族歧视焦虑之中,亚裔美国人心理健康堪忧。

种种证据表明,疫情之年,美国亚裔的安全感大不如前,美国社会的撕裂远胜往昔,乃至美国多年来的反亚裔歧视成果大幅倒退。

“当上级对下属有不尊重或不合理要求时,下属应当智慧地叫停。”孟仙姝建议,可以先肯定上级的观点,再委婉表达自己的想法或开个得当的玩笑;而如果上级言行和要求过分,下属应严肃地拒绝和制止,以避免同类行为再次发生。

早在疫情初期,武汉很多药店出现清热解毒类药品短缺,仲景宛西制药协调物流连夜将30件清热解毒口服液送至武汉,在天济大药房武汉市内门店免费发放。

2020西普会的主题为“逐日者毅行——启幕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新时代”。仲景宛西制药的逐日毅行,是对大众健康和生命尊严的敬畏,是对医圣张仲景中医药文化的传承与发扬,是对“药材好,药才好”地道制药理念的坚守,是“让老中医放心,让老百姓放心,让老祖宗放心”的社会承诺,是为中国中医药事业发展贡献一份力量的愿景,是参与和推动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在全社会实现的信念!

象征“责任与担当”产业精神的西普金奖,是对行业内领航品牌的认可。市场如大浪淘沙,仲景宛西制药能够在滋补类药品品牌中脱颖而出,正是因为数十年如一日坚持“药材好,药才好”的制药理念,承医圣精神,造仲景名药,始终将大众健康需求放在第一位,以疗效及安全性得到消费者、药店人和专业医师的肯定和信赖。

“职场霸凌式领导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维护其自身利益。”在孟仙姝看来,上级对下级进行职场欺压,实际上是一种能力欠缺的表现。上级没有更智慧和有效的方法赢得下属认可,从而选择了一种高压、粗暴的言行方式,让下属对其畏惧。自身不被下属信服,对职场霸凌式上司而言,同样会有严重的挫败感,这也更刺激他用更激烈的方式管理和对待下属。

时间一长,很少有人愿意再找部门主任沟通,大家或者选择忍辱负重,或者调岗离职。看到大家反抗无果,陈洁彻底打消了要去找主任沟通的想法。

好在,陈洁有了盼头:部门主任明年就退居二线了,她觉得“快熬出头了”。

但孟仙姝同样认为,年轻人也需正确评价自己,不断提高职场适应能力,分辨是上级对自己的客观批评还是职场欺凌,不能把在职场上遇到的任何挫折和不顺心都归结为上级对自己的精神控制或职场欺凌。

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特朗普执政团队、共和党反华议员、保守派媒体在社交媒体和公开场合反反复复宣扬“中国病毒”“功夫病毒”。尽管特朗普曾因舆论压力和选举需要而有所收敛,甚至安抚亚裔,但其实直至9月底首场美国总统大选辩论,特朗普仍然宣称新冠危机是“中国的错”,并将病毒称为“中国瘟疫”,研究发现此间推特上针对亚裔的带有偏见性的帖子数量出现激增。

职场霸凌的形式多种多样。《报告》提到,包括“安排不合理工作内容”“不停地打击否定你”“与同事进行比较”“被他人抢占功劳”等。

“铁打的部门主任,流水的同事。”陈洁所在的部门,有一位职场霸凌式的部门主任,让整个部门员工感到一起被虐。

(应采访对象要求,陈洁和张宇为化名)

据陈洁介绍,部门主任习惯抬高声调,用“你不应该”“你怎么能”开头,把大家第一遍完成的工作全盘否定。

同时,金奖更是品牌对社会作出的承诺。仲景宛西制药将继续坚持“突出继承弘扬张仲景中医药文化,突出八百里伏牛山中药材资源优势,突出中药现代化、制造现代化中药”,以“传承、创新、责任、诚信”为核心价值观,践行“药材好,药才好”中医药发展理念,打造仲景品牌,实现“做行业先锋、树世纪品牌、创百年企业”的企业愿景,为中国中医药事业发展做贡献。

尽管自己的工作处境“很压抑”,陈洁更同情部门里的职场新人。刚入社会,就得学着应对“每天不断的否定和批评”。

“这些恶心的歧视行为必须停止。这种行为的背后是丑陋的冲动和危险的无知。”曾经发表声明厉声谴责歧视亚裔行为的主角,正是如今已经坐上“铁王座”的拜登,他能把美国社会赤裸裸“搬到台面上”的歧视亚裔风潮,重新塞回桌子底下乃至进行治本式的逐步改善吗?许许多多被迫“证明自己是美国人的美国亚裔”期待答案。(完)

因为承受不了繁重的工作和无休止加班,陈洁的很多同事都找过部门主任沟通。前段时间,一位女同事试图找部门主任聊10分钟,结果3个半小时后才走出领导办公室。工作量非但没减少,领导再次以多锻炼为由,还增加了工作量。

在陈洁调入这个部门的4年里,先后有8名同事选择调离或者辞职,时间最长的待了一年半,最短的只有半年。

广东广和(长春)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雨琦提醒,劳动者在遇到职场霸凌时,要注意保存相关证据,诸如与上级的微信语音、聊天文字和影像等,有证据才能顺利维权。

也有同事向更上一级领导反映这位部门主任的工作方式。但结果大多是不了了之。在更高一级的主管看来,这位部门主任也无大错,只是严格要求下属而已。

工作日和休息日频繁加班,陈洁无暇照顾年幼的儿子。看到陈洁在工作中被消耗,父母多次劝她辞职。最疲惫的时候,陈洁曾考虑过请个长病假。

大疫无情,仲景有爱。当新冠疫情来势汹汹,仲景宛西制药毅然承担起企业的社会责任,秉承医圣张仲景仁心医术,快速响应、积极作为,累计捐款捐药超千万元,以实际行动为抗击疫情贡献力量。

9月17日美国众议院通过《谴责因新冠病毒反亚裔》决议,尽管该决议不具约束力,但众议院民主党人表示,他们希望该决议能显示对亚裔社区的支持,并发出一个信息,即相关偏见是不能容忍的。这个消息令亚裔群体感受到来自外部的声援,然而,推动该决议案的华人议员却因此收到大量侮辱性的电话留言,甚至遭遇人身攻击。这表明,美国社会里针对亚裔的偏见“积重难返”,短时间内要有明显的改观相当困难。

NBC News在9月底介绍了一项发表在《健康教育与行为》杂志上的研究,发出了“十余年反歧视亚裔成果毁于‘中国病毒’一词”的悲叹。研究人员复盘了演变经过:过去十多年来,对亚裔的偏见一直在稳步下降,但在今年3月份“中国病毒”等歧视性新冠病毒言论大幅上升后,这种趋势在几天内就逆转了;这些言论使人们在潜意识中更加相信亚裔美国人是“永远的外国人”,并更容易对亚裔美国人表达敌意,参与暴力及歧视行为。

“健康中国·品牌榜”评选活动由中康研究院自2008年发起,始终坚持“专业评价,健康中国”的价值理念,以“公益、公开、公平、公正”为评选原则,运用系统、科学的4D-BES品牌四维评价体系对品牌进行全方位评价,甄选出行业优秀品牌。

“确实很少有人在遭受职场霸凌后选择维权。”浙江省律师协会劳动和社会保障专业委员会主任黄新发注意到,职场中有关侮辱、毁谤的维权案例都非常少。他认为,遭受职场霸凌的当事人分辨不出自己的权益是否受损、没有收集相关证据、不愿放弃目前工作、维权成本高,是维权难的4个主要原因。

去年冬天,陈洁曾连续一个月每天加班到凌晨。平日里忙到晚上八九点下班是家常便饭。更让陈洁心力交瘁的是,工作被主任要求多次修改,最终还是改回了第一遍呈现的效果。

今年6月,智联招聘发布的《2020年白领生活状况调研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指出,商业服务行业是第一重灾区,其次是金融业。

去年大学毕业的张宇,曾在父亲朋友的公司里做过3个月销售工作。本以为熟人好办事,但张宇没预料到,这位父辈上司对他百般挑剔。在公司看到张宇,上司就会对他品头论足一番,从发型、着装,到说话和走路方式,再到最近的业绩。而张宇认为,他从着装到工作进度与其他销售人员并没有明显不同。上司则强调,因为和张宇父亲是朋友,所以才严格要求。也正因为如此,张宇不敢反驳对方。

此外,在黄新发看来,明年将要实施的民法典,有对人格和精神侵权的明确界定,将是对职场中遭受人格和精神损害方面维权的进一步法律完善。“而是否能维权成功,关键还要看受害人是否有维权意识”。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培莲

心怀大爱,战疫担当,仲景宛西制药荣获抗疫荣誉奖

但目前,陈洁还不想离职。大学毕业后,她一直供职于这家单位,从生产一线到二线,又竞聘到现在的职能部门。陈洁不想放弃自己在单位多年的打拼和心血。她说,刚入社会的年轻人如果遭遇职场霸凌,可以大胆跳槽,会有更好的机会。但自己放弃稳定高薪工作跳槽,未必能找到更好的工作。

智联招聘前述报告中有数据显示:面对职场霸凌,66.42%的白领选择离职逃避;52.98%选择向同事吐槽,以获得宣泄;还有44.01%选择忍气吞声。只有26.88%的白领选择与上级正面理论,6.49%会利用社交媒体进行公开爆料,但很少有人选择维权。

“员工在职场中长期被精神攻击和控制,容易导致焦虑、抑郁、自卑和自我否定,还会引起社会适应不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孟仙姝认为,职场霸凌现象长期存在,只是以往很少被公众讨论,也没有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从而让身在其中的人很难察觉。

在8月15日晚,2020西普会“逐日·使命——致敬担当者”大型表彰活动中,仲景宛西制药获“心怀大爱,战疫担当”表彰殊荣。

政治人物歧视性言论的影响,甚至渗透到美国军队。10月份,一名美军新兵扬言要开枪打死中国人的视频,一度在社交媒体上疯传。现役军人身着军装公开宣扬种族歧视,这样的画面令在美华人不寒而栗。那些一边煽动仇视心理拉拢人气、一边否认这类言论会产生危险的“大人物”们,看到这种画面是否意识到这种政治游戏的失控风险?

华裔专栏作家Su-Jit Lin是一名在美国出生的华人,近日在《赫芬顿邮报》撰文披露“至交好友曾因新冠疫情让我滚出美国”。她的笔下流淌着“再也回不到过去”的悲伤以及“这种状态何时终结”的渴盼——疫情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但每次登陆社交媒体,我都要面对一连串引发焦虑的言论,这会带来一种突如其来的无力感和无助感。当那些人开着充满恶意的玩笑时,是否已经忘记自己的名单上还有一个华裔朋友。

不仅如此,更让陈洁和同事无法理解的是,当其他部门领导表扬他们工作出色时,部门主任会说“那算什么”。这让陈洁和同事在面对其他部门人员时“特别尴尬”。不断地被否定,工作效率低,无休止地加班,受不了长期被压榨的同事选择“走为上策”。

每天看到上司,张宇都要小心应对。最终,张宇把不满和建议写进了辞职信,亲自交给了上司。“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像逃过了一劫,无比轻松。”张宇说。

对比自身,陈洁感觉自己像个箭靶子,以上多种形式的职场霸凌,她都中招了。

“赚钱多少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工作中要有个好心情。”陈洁发现,这条标准已成为离职和调岗同事的共同追求。

特朗普助推的另一次社交平台“歧视高峰”,则发生在10月初特朗普感染新冠后。民权组织反诽谤联盟发布的报告显示,推特平台上的反亚裔言论和阴谋论,在特朗普染疫的消息公布后仅12个小时内就增加了85%,许多人开始将矛头指向中国,指责中国试图故意感染特朗普,后续几天平台上反亚裔情绪仍然高涨。

社会学家分析指出,针对亚裔美国人的种族主义已经存在了多个世纪,与疫情相关的暴力只是近期的一次演变。人们熟悉的例子有1882年“排华法案”、100多年前旧金山鼠疫里背锅的华人劳工……美国华裔前高官也认为,美国社会对华裔、亚裔的歧视其实一直存在,只是有的时候“在桌子底下”,有的时候因为各种原因被“搬到台面上”。

“在很多人看来,辛苦维权不如离职更干脆。”黄新发解释,进行人格和精神损害维权的大多数结果是接受赔礼道歉和有限的精神赔偿金,很多人认为这与维权所付出的成本不成正比。同时,黄新发认为,遭受职场霸凌的当事人进行维权的过程,也是对伤害事件的再次演绎,可能会对其造成二次精神和心理伤害,这也是大多数人不会选择维权的原因。

向河南红十字会捐赠200万现金,价值307.2万元的藿香正气、防风通圣颗粒等防疫药品。向南阳、西峡防控疫情一线公安干警、工作人员捐赠价值100余万元的清热解毒口服液、银黄颗粒、口罩等防疫药品和物资。向南阳市中心医院、市专医院、市中医院、南石医院等十六家医院赠送配方颗粒,用于医护人员辩证防疫使用。大年初二开始动员安排,通知员工准备提前生产,初三起口服液、前处理等车间开始复工,加紧生产清热解毒口服液等防疫药物。

为了矫正这股令人不安的歧视亚裔风潮,美国主流社会一直在行动。近200位美国外交政策学者、前外交官曾在《今日美国报》上发表联名信说,近来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和暴力袭击应为美国敲响警钟。美国笔会和亚裔作家工作坊的百余知名作家曾发布联合声明,希望尽快扭转对亚裔的仇恨浪潮,点明攻击亚裔行为“有时候是来自政府的煽动,他们会使用种族主义和刻板印象的言辞,试图借此来转移人们对其自身失误的注意力”。《纽约时报》等主流媒体刊登了大量谴责亚裔歧视的文章。

未来,仲景宛西制药将一如既往坚持公益初心,用感恩之心回馈和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群体,用公益的力量点燃温暖、传递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