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洲农商银行职工诈骗4200万贷款串通低保户、涉毒人员互贷互保

2021年3月26日 by 没有评论

9月1日,裁判文书网公布陕西省高院裁定书,子洲农商银行原职工犯贷款诈骗罪维持原判,判处有期徒刑15年。

经法院认定,被告人苏某担任子洲县农信联社(“子洲农商银行”前身)分社主任期间,由于投资房地产开发、开办砖厂、等经营项目投资失败,在完全没有偿还能力的情况下,继续欺骗他人为其充当贷款人和保证人,并违规操作骗取子洲县农商银行资金。

1.在“设置”中购买AppleCare计划:在设备上操作 (前往“设置” > “通用” > “关于本机”,选择可用的AppleCare+服务计划)

而以教育信息化为名,行敛财、牟取私利之实,更应当严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提出,在促进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融合应用的同时,要加强信息化终端设备及软件管理,建立数字化教学资源进校园审核监管机制。要防止在教育信息化的推进过程中,滋生暗箱操作等腐败现象,防止加重家庭经济负担,避免产生新的家校矛盾,完善数字设备、数字化资源进校园的审核机制。

3.致电400-666-8800获取更多适合你的购买方式

经统计,苏某利用其工作便利其弟的工作便利在子洲县农商银行诈骗贷款91笔,实际诈骗贷款共计4282万元。

记者调查发现,在浙江省某市实验初级中学,家长被变相强迫购买了6500元一套的“平板教学”系统,包括平板电脑、相关的教辅软件和上课所需要的流量包。这款平板电脑网上查不到参数、价格等任何信息,只能通过学校渠道购买。虽然学生也可以自带平板电脑,但很可能因为无法通过所谓的“学校检测”,所以“表面上好像可以自备平板电脑,但结果都是用学校买的平板电脑”。

在办理贷款过程中,贷款人和担保人的资产信息、经营项目、贷款用途均为虚假,苏某以第一责任人的身份参与贷前调查和贷款审批,款项发放后,苏某直接截留自己使用。

同时,公司利用有益菌及其代谢产物开发了普唯尔、理中归元系列的肠道微生态制剂,以及逗豆豆皮肤微生态制剂,正在好评热卖中,未来将给公司带来持续增长的现金流。除此之外,公司还有多个管线产品处于临床阶段,如用于治疗痤疮的改性纳米碳临床研究、菌群组合药物研究、双特异性生物制剂研究等,未来将为公司后续的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和支持。

不仅在该校,在当地其他几所中学这种现象也普遍存在。督查发现,从2014年至今,该市已有22000多名初中生参加“平板教学”。以人均购买平板电脑硬件设备3000元计算,加上捆绑销售的教辅软件和流量包,当地参加平板教学的初中生共花了1.1亿元左右。

针对家长反映的有关学生被当作敛财工具的投诉和举报,当地教育行政部门却置身事外,不履职、不作为,导致有关问题未能及时解决,这就更让人怀疑其背后是否形成了利益关联。当然,在推进教育信息化的过程中,此类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出现。实际上,在线学习、教育信息化不能简单成为教育工具的信息化。明明口头或者书面就可以布置作业,却非要在班级群组或者专用的App、数字设备上布置,这是典型的本末倒置,是对教育信息化最浅薄的理解。

据悉,子洲农商银行因审核不严,导致借款人莫名背上贷款的事情此前已有发生。

生物医药一直是盈科资本的优势投资领域,已有相关投资的数量和金额均超过全部投资的三分之一。此次投资普唯尔,将帮助盈科资本拓展在肠道疾病领域的布局,进一步丰富盈科资本生物医药布局的完整性,形成更加闭环的企业生态链。

即便在案发后,苏某仍然把银行当成了自己的“提款机”。

近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苏某上诉,维持原判。

上述贷款主体,部分甚至完全不具备贷款或者担保条件。判决书显示,苏某利用和串通的人群包括:涉毒人员、残疾人、白血病人、重症病人、刑满释放人、低保户等多名没有偿还能力的农民互贷互保。

2017年7月,苏某被公安机关执行逮捕。

AppleCare+服务计划可在购买新款产品的同时进行购买;或者是在购买产品之日起60天内,通过以下三种方式购买:

也就是说,今后每年可以享受2次意外损坏保修,而此前为每两年2次。

因下岗,苏某失去了发放贷款的资格,为了进一步获取子洲县农商银行资金,苏某利用其弟担任子洲县农商银行马岔分理处主任的职务和工作便利,通过同样的手段共同召集、串通他人替其非法获取贷款28笔,共计1232万元,用于偿还债务或其他支出,拒不归还直至案发。

从2014年6月至案发,苏某利用其在子洲县农商行工作的便利,通过自己或他人召集多名不具备贷款和担保条件、没有稳定收入和足够固定资产的农民、外出务工人员,借其是信用社主任、领导身份,以投资房产等生意名义,骗取子洲县农商银行总部贷款63笔共计3150万元。

这一系列的行为不仅严重违背了“平等接受教育”的原则,也违反了有关学校收费以及价格管理的规定,加重了家长的经济负担。教育信息化本是改进教育方式、提升教学效果,推动教育教学改革的重要抓手。但一些地方通过所谓“校企合作”的方式,指定家长购买相关平板电脑,看似是为了给学生提供更好的学习手段,实则是一种强迫性交易。到底是为了推动教育信息化,还是学校通过数字设备采购牟取私利,都值得深入调查。

(责编:孙竞、熊旭)

2.前往Apple Store零售店 (需检查你的设备及其购买凭证)

当地学校以及教育行政部门辩称,家长是自愿购买,交易行为和学校无关,但实际上却是掩耳盗铃。学校将是否购买平板电脑为标准进行分班,买了平板电脑的同学被分到实验班,没买的同学就被分到普通班。这种方式哪有什么自愿可言,显然就是以分班胁迫学生购买平板电脑,而当地教育主管部门的官员竟称之为“家长自愿”。

2020年2月,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为被告人苏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诈骗银行贷款91笔共计4282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贷款诈骗罪。判处苏某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